人类当如何拯救文明

相关图书: 

B模式4.0——起来、拯救文明

ISBN: 
978-7-5428-4990-8/N.789
出版日期: 
2010-05
开本: 
32开
页码: 
337
定价(元): 
32.00
作者: 
[美]莱斯特•R•布朗
译者: 
林自新 胡晓梅 李康民

      什么是B模式?我们的文明需要拯救?
      全球变暖、水土流失、水资源短缺、环境危机、食物危机,即便如此,我们可能还是很难想象,文明的基础已经岌岌可危。

书评作者: 
卞毓麟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整整六年前,《中国经贸》杂志刊出拙作《生态经济和B模式》。

        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被莱斯特·布朗其人其书深深感动了。2001年5月,67岁的布朗创办地球政策研究所并亲任所长。同年11月,他出版了《生态经济:有利于地球的经济构想》。哈佛大学教授、生物多样性研究的开创者E·O·威尔逊盛赞此书“一出版就成为经典”。在中国,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顾问的林自新先生对它有一段言简意赅的评介:“《生态经济》是一部专著,又是一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相结合的大众读物。书中提出的经济必须隶属于生态,全球性生态指标日趋恶化,环境革命迫在眉睫,西方经济模式行不通,以及对新经济的构想和必须采取的经济手段等等,都是重大的问题,只有通过集思广益,才能形成更加切合实际的共识,产生有足够力度的行动。”在林先生亲自主持下,中文版遂得以迅速面世。

        “生态经济”,就是环境上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布朗在《生态经济》一书中论证了,环境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是经济的一个部分;实际上正好相反,经济是环境的一个部分。因此,经济必须设计得与它所隶属的生态系统相适应。我国老一辈著名经济学家、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杜润生曾说:“此书最引起我共鸣的是,要从改革市场价格入手,使价格能包括生态成本;要发挥经济政策的重要作用,一是转移税负,降低所得税,增加一切有损环境活动的税收;二是调整财政补贴,把对有害环境的补贴,转移到有利于环境的补贴。”

        布朗在2003年出版的《B模式:拯救地球 延续文明》中,对生态经济的基本思想作了更充分的论证和阐发。2003年当年,《B模式》的中文版即呈献在读者面前。该书以大量事实说明,以高碳化石能源和线性经济为主要特征的传统社会经济模式——即A模式,已经此路不通。现代人类文明正面临着严重危机,《B模式》探讨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各种办法。“人类需要一种全新的社会经济模式——不妨就称之为B模式,以迅速重新安排轻重缓急,重组世界经济,避免经济的崩溃。”其主要内容包括:提高水的生产率,提高土地生产力,将碳排放减半,应对社会挑战;必须奋起采取的相应行动则是:压缩泡沫经济,进入战时动员,建立实事求是的市场,税制转移,补贴转移等。

        光阴荏苒,在这六年间《B模式》已经二版、三版而四版了,每一版的内容都堪称与时俱进。4.0版的完整书名为《B模式4.0:起来,拯救文明》,2010年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推出,被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上海办公室主任任文伟博士誉为《B模式》的“黄金版本”。4.0版最鲜明的特色,就是行动目标更为具体、从而具有更大的可操作性。通常,“B模式”的四项主要内容可以概括为:“稳定气候、稳定人口、消除贫困、恢复生态”,而4.0版中则列举出具体目标“到2020年减少二氧化碳净排放80%;世界人口稳定于80亿或者更少;消除贫困;以及恢复地球的自然系统,包括土壤、地下含水层、森林、草地和渔场”。 

        值得一提的是,出版社在推出这个4.0版的过程中,与全球著名的环保组织WWF进行了深入的合作。WWF中国副总监王利民博士热情洋溢地为4.0版作序,还组织了相关同事认真阅读书稿,结合中国的情况为每一章撰写导读性质的读书笔记,并号召读者:保护地球,有我一个,从“天天一小时,阅读B模式”开始。

        人类文明的延续面临着严重的困难,这是不争的事实。至于如何认清和解决这些困难,则犹如一道超级的难题。布朗及其团队的开创性研究硕果累累,引领着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为解开这道难题而殚精竭虑、奔走呼号。倘若我们把“B模式”比作布朗这位“名医”针对沉疴“A模式”而开的一剂良方,那么肯定也会有其他“医生”开出不尽相同的方剂。

        例如,我国可持续发展问题著名专家诸大建教授认为,B模式的一些思想和政策建议,对中国的绿色发展尚需做进一步的转化和加工。“中国的绿色发展,一方面需要避免走上布朗指出的传统A模式的道路,另一方面也需要防止走上有资源环境保护而没有经济社会发展的道路。因此,我们从布朗的书中得到的最大意义的借鉴,就是需要研究基于可持续发展原理的另一种模式——如何使中国这样的众多人口尚没有脱贫的发展中大国走上资源环境消耗与社会经济增长相对脱钩的发展道路,我称之为中国发展‘C模式’(在不超过世界人均生态足迹的条件下,提高中国人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自不待言,对于“拯救文明”这样的大问题,多多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乃是非常值得提倡的。

        布朗及其团队的研究工作,素以思想敏锐、步履坚实而著称。今年5月31日,布朗教授应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之邀来沪,出席《B模式4.0》中文版首发式。当天下午,他在该社副总编王世平等人陪同下,参观了世博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馆。76岁的布朗为了赶时间,在世博园中大步流星,令陪同者们着实惊讶。其实,更为令人惊讶的是,他为“拯救文明”而表现出来的那种使命感和工作热情,以及随之而来的那种行动节奏:“我们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大自然在给地球掐表,但我们看不见这个跑表的表面。”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曾说,布朗之所言“是我们大家都应该倾听的”。得到如此重量级人物的赞扬,自然是大好事。与此同时,尤其重要的是,要让人类这个种族的每个成员都充分意识到“拯救文明”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并且自觉地“起来,从我做起”!

        顺便一提,本书的出版最应该感谢的是三位译者——年近八旬的林自新以及胡晓梅、李康民两位行家,统校全书的资深科技翻译家暴永宁,本书的责任编辑叶剑和出版社的其他有关人士。正是他们的共同努力,使广大公众迅速获得了阅读中文版《B模式4.0》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