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学人——维格纳自传(哲人石丛书第一辑:当代科技名家传记系列)

乱世学人——维格纳自传(哲人石丛书第一辑:当代科技名家传记系列)
ISBN: 
7-5428-2681-6/N.430
出版日期: 
2001-09
开本: 
大32开
页码: 
302
定价(元): 
24.00
作者: 
[美]尤金.P.维格纳 [美]安德鲁.桑顿
译者: 
关洪
  

目录

自序 1
第一章  噼啪,噼啪 5
第二章  做个好儿子。认真听母亲的话…… 13
第三章  制革厂需要懂行的人 29
第四章  “在我们的国家有多少这种职位?” 47
第五章  爱因斯坦使我觉得是被人需要的 65
第六章  向爱因斯坦学习 85
第七章  成为一名物理学家 101
第八章  “那祸害的群论” 115
第九章  “如果希特勒这么说,他一定是对的” 125
第十章  有段好姻缘比一场争吵要强得多 145
第十一章  变得可以令人愉快地强人所难 163
第十二章  在糖浆里游泳 179
第十三章  火星人 191
第十四章  笼子里的一只松鼠 209
第十五章  “他不是他的氢弹会摧毁全世界的那个人吗?” 229
第十六章  “非常感谢你!但你为什么祝贺我呢?” 239
第十七章  你所拥有的黄金最终会害死你 259
第十八章  记忆忘失的微妙喜悦 269
参考文献 289
译后记 297

内容提要

        维格纳是20世纪著名物理学家,他在量子力学的发展中作出了许多重要贡献,还将群论用于量子力学研究,奠定了量子力学和基本粒子理论中对称性原理的基础。在1963年,维格纳由于对称性基本原理的发现和应用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维格纳还是最早提出研制原子弹的科学家之一,并在曼哈顿工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书是维格纳晚年的口述自传。维格纳一生流离于欧洲和美洲,亲身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本书以坦率和谦逊的风格,描述了他在匈牙利的青少年时期、在柏林的留学生涯以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移居美国后参与原子弹研制活动的经历。书中充分表现了维格纳对匈牙利文化的热爱、对纳粹和希特勒的憎恶、对和平的期盼以及对科学的追求。同时,它还生动地刻画了维格纳与爱因斯坦、费米、狄拉克等大物理学家及与西拉德、冯·诺伊曼、特勒等同样出自匈牙利的天才学者之间的交往。从本书中,读者不但可以体会维格纳作为科学家的卓越成就,更可深切了解这位被迫背井离乡的“乱世学人”。

前言

      我头一次见到尤金·维格纳(Eugene Wigner)博士,是在为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学会的一个口述历史研究项目工作的时候。由斯隆基金会资助,史密森美国历史博物馆那时候正在建造一所视听资料档案馆,收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加“曼哈顿工程”工作、研制世界上第一枚原子弹的那些人的个人回忆。
      我在田纳西州橡树岭史密森学会的一个专门小组里被介绍给维格纳博士。几个月之后,我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花了两天的时间,对他做了两次详尽的访谈。
      维格纳长着一个大头颅,周边围着灰色的头发,头顶上亦散落着几缕发丝,还有一个凸出的鼻子、一对大耳朵和一双炯炯有神的浅蓝色眼睛。他的穿着表现出一种不经意的规范。他的嗓音十分圆润,重音突出,充满了幽默和歉意。
      维格纳博士极其彬彬有礼。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在脱下他的西装上衣之前,还要先征求我的允许。他轻声咳了几阵,而他向我保证,那纯属无心。“那是我的过错,”他说,“但不是我有意犯的过错。”但他的礼节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他以一种害羞的诚挚态度表示出他的关注,我发现这种态度令人感动。
      在第二次访谈结束时,我震惊于他的一生有那么多生动的素材——在世纪之交的布达佩斯的政治上和智力上的压力;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鼓励;对原子弹的紧张而带预兆性的工作。我知道还没有写出过一本关于维格纳博士的大部头著作,于是我就促请他撰写他的回忆录。

作者简介

尤金·P·维格纳,著名物理学家,1902年生于匈牙利,1995年逝世于美国。他曾长期担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主持过曼哈顿计划中的一个重要项目。维格纳是196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还曾先后荣获费米奖、和平利用原子能奖等。

安德鲁·桑顿,美国自由作家。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曾在史密森博物馆专门从事曼哈顿工程历史研究。

精彩片段

        战争结束差不多有50年了。维格纳现在是一名老人了,但他依然是一名匈牙利人。我是一名比他年轻两代的美国人。我们曾经在一起度过了许多小时,而并没有怎么填平我们之间的鸿沟。不止一回,他在开始一次访谈之时望着我,并且的确好奇地问道:“你有多大年纪?”
        维格纳自己看起来也不像89岁。他大约有5英尺7英寸(约合1.70米)高,150磅(约合68千克)重,由于上了年纪而有点曲背。像许多高龄老人一样,他常常显得孩子气。他登起楼梯来一跨就是两级,壮健得像个年青人,并且为不能够以同样的方式下楼梯而感到遗憾。他轻易地从椅子上起身,而且时常在房间里四周踱步,以帮助他自己的思考。
        回忆对他来说是困难的,而当我们遇到他记忆里的一个空当的时候,他往往会说,“那真丢人!”他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过,他宽厚地对待我的错误,常常带着微笑说,“更坏的罪恶都曾被犯过。”
        我满意地发现,在我自己的访谈里,维格纳博士的回忆与他过去思想的文字记录完全吻合。他对于他一生中遇到的人物和事件的描述,在构思这本书的三年时间里,达到了内在的首尾一致。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