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传承科学的灵魂

相关图书: 

历史上的书籍与科学(八面风文丛)

ISBN: 
7-5428-3884-9/N.674
出版日期: 
2006-02
开本: 
20开
页码: 
510
定价(元): 
42.5
作者: 
[英]玛丽娜·弗拉斯卡·斯帕达 [英]尼克·贾丁
译者: 
苏贤贵 等
  

书评作者: 
李大光
发布媒体: 
科学网

        书籍就像一条绵延不断的链条将人类的思想和发明串连在一起,不仅使科学得以记录,而且可以看到人类知识积累的方式和继承先人智慧的手段。 

        以前看的科学史的书当然与书籍密切相关,可以说,没有书籍就无法谈论科学史。在读到有关书籍在传播人类智识活动所起的作用方面,我们又可以体会到书籍实在是承载着人类用其他手段都无法替代的传承文明的重任。学者们在研究书籍,研究书籍在传承人类文明中的作用,就有了书籍史。但是,最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八面风文丛”《历史上的书籍与科学》却将科学史与书籍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得这两种史学研究方式相辅相成、浑然一体,使科学在书籍发展的历史进程中闪现其各个历史阶段的魅力,而书籍就像一条绵延不断的链条将这些人类的思想和发明串连在一起,不仅使科学得以记录,而且可以看到人类知识积累的方式和继承先人智慧的手段。 

        笔者在以前似乎没有阅读过这样详细解读图书发展史的好书。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这本书当做一个纯粹了解知识的书在闲暇时间阅读,同时,对科学史和研究书籍史的学者来说,也应该是一部重要的专著。这是一部接近500页、厚实但是并不冗赘的图文兼美的集纳了世界上一批著名学者研究结果的重要史学著作。

        图书与图书馆进化:承载科学传播的转变 

        《历史上的书籍与科学》从印刷术以前书籍和科学的开始写起,描述了在公元前10世纪、11世纪之前,人类是如何用动物的皮(甚至人皮)记载文字的,抄写房是如何产生的,一直到学校和图书馆的诞生。在书籍的印刷方面,不仅考察了世界地图的印刷与出版历史,而且介绍了书籍在编目、注释、评论以及文摘书本的形成过程中的演变过程。在书籍产生的影响方面,该书向读者详尽介绍了从17世纪到19世纪期间,从学术阅读向交流性阅读的扩散过程。 

        在巴洛克时代,书籍被作为一种研究者的收藏,一直没有与实验室分离。书籍收藏的变化是随着书籍与知识体系之间的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的。“近代研究型图书馆的出现,与追求学术性知识的目的从博学到研究的转变密切相关。”启蒙运动时代主要以收藏和注册的官僚化为主要图书实践形式。而浪漫主义思潮的出现导致炮制“文化”意识形态的出现,这种思潮毫无疑义也影响了收藏书籍的实践活动。威廉·克拉克在本书的第十章“研究型图书馆的官僚式规划”中基本上讲清楚了从巴洛克时代的图书馆、世界图书馆、启蒙运动时代的图书馆、虚拟图书馆和浪漫主义时代图书馆的演变过程。作者从德国研究型图书馆开始,通过描绘的手法,向读者信服地说明自己所认定的官僚式图书馆的表达形式。在对书籍的摆放和编目中,学者们主要是按照自己狭隘的兴趣来进行收藏。“巴洛克时代的学术性图书馆最终表现为私人财产、档案文件或者学术的‘怪东西’的陵墓、对个人财产的法律上的裁定、由特殊事件积累成的特殊爱好的总和——这是一座由许多图书馆构成的图书馆,它的目录是一本关于其他书籍的书,反映了藏品的性质、质料和历史,尽管有学科分类,却抵制系统化。” 

        歌德在1817年11月6日那天说了这样一句话:“要有更多的光亮”。他在耶拿下令将古老的城墙推倒,让灿烂的阳光射进图书馆,从此,现代图书馆诞生了。歌德的图书馆追求的是对知识的实用性分类,“不同于格丁根的过分‘科学性’的分类标准”。“从此就有了有利于使用者的知识分类标准。”无疑,这种分类的图书管理对近代的图书管理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对知识的传播也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

        显见而新奇:阅读心理学 

        阅读作为一种现代人类的生活方式,既重要又那么让人并不感觉到起重要。因为,“在司见惯中,阅读便不再奇妙”。我们绝不对一个正在阅读的人大惊小怪。但是,还是有人会琢磨:阅读对人的知识产生的变化是什么样的?知识的变化对阅读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人类在阅读的过程中仅仅对知识产生影响吗?人类的阅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理和心理反应过程?这不是一个历史学家长期研究的问题,仅是近些年研究的问题。在《历史上的书籍和科学》中,对这个问题也进行了一番探讨,读来很觉有趣。

        作者认为,“阅读最显著的特性就是它以不可预测和无法控制的方式改变读者的能力。”他一点都不烦地举出几个著名人物被阅读“无可挽回”地走向自己的成名之路的例子。从英国皇家协会的亚伯拉罕·考利的“像小孩受阉一样”改变为一个诗人,到开普勒读到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后,宣称自己“被一股无法想象的痴迷所控制”,到许多读者在读到卢梭的著作时所感觉到的呼吸困难”,并且处于一种“出神状态”。这种意义同寻常的对读者的震撼,我们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惊讶之处,因为,在各种教科书和“诲人思考”的书籍和文章中,我们甚至能够读到更耸人听闻的故事。但是,我们似乎更缺少的是,这种现象后面所隐含的意义,那种心理学上的意义。作者用超越文化的观点,认为,考利阅读斯宾塞所产生的愉悦,是一种“心灵的情感”;开普勒将自己的成就归于新柏拉图主义关于“天梯”的狂想,以及“被造形式的沉思”;阅读卢梭的人认为可以用“敏感性”,而威尔基·科林斯的读者则用“催眠术于反射心理学”来描述自己的感受。而有人将这种阅读体会称为阅读心理学。 

        阅读生理学的历史,“不完全是生理学本身延伸到一个新领域的历史”。作者认为,人类的行为指南的书籍大多数都没有通过谨慎阅读行为可以养生的观点。他的理论与我们所受到的“刻苦读书”的教导并不一致。过度阅读会使人身体虚弱无力。作为一种锻炼方式,有节制的阅读“可以强并锻炼体魄,以为将来进行更多的阅读之用”。作者举出奥斯本的观点来说明:清晨不是阅读的好时机,“因为在那种懒洋洋的情况下,头脑通常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中”。但是,在作者的以“阅读与自我修养”为题的一段中,却从社会学的角度谈到18世纪末期,“将激情与阅读实践中公开表明的节制联系起来的教育实践”的历史。在这个时代,“好市民不仅要阅读,而且还要学会以特别的式进行阅读,……”“养成这种习惯是成为一位好市民的必要组成部分。”自我修养是形成文明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穆勒在1826年发现自己由于长期信服哲学激进主义的功效,入“神经麻痹状态”中以后,采用了阅读作为解救方法,他创造出“一种生活学说”,开始注意“个人的内在修养”。阅读被证明是最有效的达到必要平衡的方法。这种经历影响了穆勒的余,最终成为他《自传》中的重要内容。穆勒的学说在19世纪30年代,引起了公众对阅读的特性以及知识对社会的影响的思考。穆勒的思想从个人体验扩展到政治层面。他不仅告诫学生阅读轻松的文学作品所带来的人的身体的健康是“阅读正式课本的过程”所无法保证的。他还认为国家建立图书馆是国民教育的基本组成部分。 

        这是一本知识浩瀚、科学史与人类阅读史交叉渗透、相互见证其存在和发展的重要书籍,是所有学者不可忽视的书。可能由于译者在其“译后记”中所说的原因,个别章回中和有些文字让人感到晦涩,需要反复阅读才能体会意义。当然,这和全书是多个者的作品组成的写作方式有关,也和书中涉及到的多种语言有关。这本书值得买回来放在自己的书架上。

                                                        摘自《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