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流感“共舞”

相关图书: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哲人石丛书第三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978-7-5428-4722-5/N.759
出版日期: 
2008-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636
定价(元): 
49.80
作者: 
[美]约翰·M·巴里 (Barry.J.M)
译者: 
钟扬 赵佳媛 刘念
  

        大流感指的是1918—1919年横扫世界的那次流感大流行,过去估计全球死亡人数约2000万,最新的权威估计数字为5000万-1亿。这个数字不仅高 于历年来命丧艾滋病的人数总和,更远超中世纪二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书评作者: 
李芸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在译者、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钟扬教授的眼中,《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是一本不需要靠噱头畅销的书,然而这本书自诞生之日起就噱头不断——它的面市恰逢禽流感流行,SARS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时,它被美国总统布什带着去度假。在它的中文版出版后不久,全球多国暴发甲型H1N1流感疫情。于是,书店里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直接从历史书架被转移至畅销书架。

        约翰·M·巴里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一旦一种禽类病毒感染了一个人——也可能是另一种哺乳动物(尤其是猪),那么该病毒不是与已有的人类病毒重组,就是像我们所能想象的一样,直接突变产生一种新型的、可以在人类之间传播的病毒,一场新的流感大流行就可能暴发。”

        是的,巴里写于4年前的这段话在今天应验了。巴里并不是未卜先知的预言家,而是因为下一次大流感暴发的危险从未消失。“只闻钟声滴答,而我们却不知道时间。”一位流感专家的话道出了面对大流感的忧患与无奈。

        今天,让我们随着巴里重温1918大流感这段历史,为这一次及未可预知的下一次流感准备得更充分些吧。

        真相:恐惧的根源是未知

        事件回放:1918年的大流感以“西班牙大流感”著名,但其实是一个历史的误会,巴里认定大流感并非起源于西班牙,而是始于美国,并随美国军队登陆法国而扩散开来。只因当时流感最严重的国家都卷入了战争,谁也不愿意宣布自己有流感而鼓舞敌人的士气,而未参与一战的西班牙的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宣传却使世人造成了误解。

        正因为官方和出版物的谎言和极力掩盖事实,令公众无法相信任何人或事,也使得公众的恐惧从未能够具体化。

        钟扬:我们都看过恐怖电影,为什么恐惧?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对我们看见、无从知晓的威吓的恐惧,以及孤立无援的恐惧;而电影中一旦怪兽露出原形,恐惧就缩成具体形象,那种由未知而产生的极端恐惧就消散了。

        巴里在书中告诉我们大流感的真相是为什么被隐瞒的,怎么被隐瞒的,以及由于隐瞒给美国带来的巨大损失。这种经历我们国家也有过,SARS暴发之初,由于害怕影响旅游收入,我们非常不愿意承认疫情,其结果当然影响的不止是旅游收入。后来信息公开,公众了解真实情况后,社会反而趋于安定。流感的传播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瞒报、不公布真相不解决问题。信息公开对疫情控制和和社会安定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必须珍惜公众的信任,不歪曲真相,不文过饰非,也不试图操纵任何人。也只有这样,人们才能打破恐惧。

        心态:要有与流感共舞的心理准备

        事件回放:自1918年流感病毒出现,到1920年销声匿迹,在这场全球大流感中丧生的人数最保守的估计是2100万。现在权威人士普遍认为这个数字过于保守,最新估计的死亡人数为5000万~1亿。这个数字不仅高于历年来命丧艾滋病的人数总和,还超过了中世纪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钟扬:当然,1918大流感与现今的情况不一样了,这种高死亡率是由于方方面面原因造成的。但从这样冷冰冰的数据中我们也能感受到病毒的强大。

        希望把流感消灭在摇篮中的愿望,但就现阶段来说是不切实际的。在进化意义上,人类与病毒、病菌的斗争是一场永不停歇的“军备竞赛”。既然是竞赛,就不可能造出一杆全世界都没有的枪能来号令天下,人类与病毒、病菌的斗争即是如此。一方面虽然今天我们已经可以快速测定每一株流感病毒的基因(甚至全基因组)序列,但对其起源和进化规律仍未做到了如指掌,更谈不上预测其暴发时间。另一方面,许多病毒和病菌具有极为高超的进化本领,能在人类活动和药物作用的巨大压力下快速生成新的抗药变异株,于是,我们开发药物的工作不可能一劳永逸,必须时刻迎接新的挑战。

        疾病的强大和科研的艰难,使得流感将成为我们今后社会生活中的一个常态,那么我们就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与流感共舞。有和病毒共处的心态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不去激发病毒。比如现在有一种怀疑,流感病毒的生成与猪的生存环境有关,我们当然可以去改善猪的生存环境,也有人说可能与我们饮食习惯有关,那我们就少吃野生动物。

        进步:促进医学发展的契机

        事件回放:直到1900年,美国的医学实践几乎还和两千年前古希腊希波克拉底时代没什么两样。医学院的门槛比名牌大学低得多。1918年大流感时,保罗·刘易斯等科学家以之为契机,发展了基础科学、现代医学。他们研制的疫苗和抗生素以及一些技术至今都在使用,甚至他们在一些项目上的研究成果,影响了美国国家公共卫生政策的制订和整个科学研究的方向。1918年大流感带来的不仅是医学上的进步,而且引起了当时美国整个医疗体系和医学教育乃至政治体系的变化。

        钟扬:既然病毒无法避免,我们不妨看看它的有利面。1918大流感对美国医学发展的促进作用有目共睹。美国的现代医疗体系和科学研究体系,正是从那时开始确立的。 而SARS对我国公共卫生系统的建立作用也很突出。相比之前,中国在今年全球流感暴发中,表现得就很专业了。中国的医学能否借抵御病毒进行一次又一次的锻炼,达到国际一流的水平,这值得我们努力。

        正名:流感并不仅仅是一场糟糕的感冒

        钟扬:很多人把流感看做是流行性感冒的简称,这种叫法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我们对它的警惕性。我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去美国,常看到美国人得了流感不上班,还觉得他们小题大做,其实这是我们对流感认识不清。

        流感并不仅仅是一场感冒,它是一种由病毒引起的病,在人体中,病毒直接侵袭的是呼吸系统,当它逐渐渗透进肺的深部时就会越来越危险。它会间接影响身体的许多部位,甚至连轻度感染都能引起肌肉和关节疼痛、剧烈头痛和虚脱,而且还会引起更多严重的并发症。

        绝大多数的流感患者通常十天内就能痊愈。可能是这个原因,我们往往将它与普通感冒混淆。从总体上看,流感暴发时并非都是致命性的,它还是给许多人敲响了警钟——几乎连最温和的病毒都是能够致人于死地的。

        我希望有一天能给流感“正名”,给它定一个更加恰当的称呼,就像我们把非典型性肺炎改称为SARS一样,兼顾了科学的严谨性与公众的接受力。

        知识链接

        由于现在正在肆虐的甲型H1N1流感跟1918年大流感不仅病毒类似(都属于流感病毒H1N1),攻击的对象也很类似(以青壮年为主),很多人认为此次甲型H1N1流感源于1918年大流感。

        有关专家称,两者病毒虽然都叫H1N1,但这是受到流感命名的限制,两种病毒的内部结构并不是简单的一样。从基因序列上来看,只是其中一段相似。更准确地说,此次流感病毒是北美猪流感、人流感、禽流感和欧亚猪流感基因片段重排形成的混合体。

        钟扬认为,我们应该从1918大流感中吸取很多经验与教训,但将两次流感简单地牵强附会在一起,得出流感的第二波、第三波会更严重的预言可能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无论如何,我们要做的事情仍然是加强防控、研制疫苗、开发药物和保持良好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