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技术史》坎坷20年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张双虎

        全书800余万字,有3000多幅珍贵的资料图片,由相关领域的200余位国际知名学者撰写,有极高的学术和收藏价值。

        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8卷本《技术史》,是一部资料丰富的国际技术史巨著,也是目前最具权威性、篇幅最大、资料最全的世界技术与社会发展史,涵盖自远古至20世纪中叶人类的技术历程。牛津大学出版社用了整整30年时间才出齐8卷。  

        1958年,该书前5卷出版后受到各国学术界的重视,很快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1978年,由于20世纪技术领域取得了很多突破性的成就,学术界要求续写技术史的呼声也很高,当时《技术史》四位主编中仍在世的特雷弗·I·威廉斯改变原来的出版计划,又在前5卷的基础上,完成了第Ⅵ~Ⅶ卷的出版。牛津大学出版社将这两卷的出版作为它成立500周年纪念活动的一部分。这两卷的内容主要涵盖20世纪上半叶,部分实际上涉及20世纪70年代。最后一卷于1984年问世,是整部著作的索引。  

        书迟迟出不来,最后威廉斯急了,派他儿子来问我:是怎么搞的,书还出不来……

        提起《技术史》中文版的翻译过程,该书中文版编委会副主任姜振寰教授感慨良多,20年前,他就筹划翻译出版这部学术巨著,但没想到出一部中文版竟费了这么大周折。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姜振寰在北京图书馆看到了《技术史》日文版,浏览后深为其内容的浩瀚、图文并茂所惊叹。1986年,他与东北工学院陈昌曙、远德玉教授商议后,决定发动几所工科院校出版社联合翻译出版。这一倡议得到了哈工大、东北工学院等院校的支持,并于当年10月成立了译审委员会。考虑到经费问题,决定分两批出版,首先翻译和现代贴得较近的后3卷,并把每卷分为两册,每所学校负责一册。为了节省费用,又决定将采用32开平装本印刷。计划1987至1988年出版第Ⅴ、Ⅵ、VII卷,1990年出版前4卷。为统一译稿及版式等方面的一些技术性问题,1988年10月召开了第二次工作会议,制定了详细的译校规则和排版格式。然而,几乎所有参与中译本的出版社都遇到了经费不足、征订数太少等窘境,这3卷迟迟不能出版。

        “这部书被译成十五六种文字,却没有中文版,听说我们要出中文版,威廉斯非常高兴,能看到中文版是他最大的心愿。”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阎康年先生和《技术史》主编之一的威廉斯私交甚笃,1988年他曾邀威廉斯写一篇“中文版序”,并亲自译成中文。“我把中文版序寄给他(姜振寰)。但是书迟迟出不来,最后威廉斯急了,派他儿子来问我:是怎么搞的,还出不来……” 

        1997年,最后一册终于出版,但由于各册出版时间间隔太久,最后能凑成套的数量已很少,而且各出版社为节省成本,使用的都是50克凸版纸,加之铅字排版,印制质量也很粗糙。更为严重的是,这时已无力再组织翻译前4卷了。

         译稿到手,我们又打磨了近两年半时间。翻译专家加上审校专家,前后有200多人参与了这项工作。

        2000年春,姜振寰与威廉斯夫人及牛津大学出版社沟通后,找到了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经过一系列论证,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决定重新出版《技术史》中文版。  

        2001年3月,经过多方努力,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与牛津大学出版社签订了版权合同。并迅速成立编译委员会,组成了以著名科技哲学专家陈昌曙为主任,姜振寰和潘涛为副主任的编译委员会。会议决定由清华大学曾国屏、上海交通大学辛元欧、东北大学远德玉、大连理工大学刘则渊和王前、北京科技大学潜伟、哈尔滨工业大学姜振寰各负责一卷的翻译工作。中文版的编译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展开。  

        “等真正开始各项细节工作时,你就会发现实际情况比料想的要困难得多,”潘涛说,“可能一开始牛津不大相信我们的力量,认为不可能两三年就把他们30年才出齐的东西译出来,连工作样书都不愿提供。为搞到一套完整的原版书,我们从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三处凑齐一套,小心翼翼地背回上海,复印出几套,送交有关翻译专家。”类似的困难还很多,比如,6个翻译队伍,上百位译者,要有什么样的进度,用什么样的体例,中文版要不要加注,依什么样的标准加注等等,都要经过很多次的研究、反复讨论最后确定下来。  

        “这部书一开始即被列入我社的重点出版计划,后又被增补为‘十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出版社为此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各卷译稿交出版社后,出版社组成了英文能力强、编辑经验丰富的一支编辑队伍,每卷皆有专人负责。为了保证译文的准确性,我们在上海市科协的支持下,邀请上百位相关专业的专家对译稿进行了审读把关。译稿到手,我们又打磨了近两年半时间。翻译专家加上审校专家,前后有200多人参与了这项工作。”姜振寰在“译者序”里如是说。

        2004年底,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终于按计划完成了全书的出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