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文化?——关于科学的对话

一种文化?——关于科学的对话
ISBN: 
978-7-5428-5844-3/N·998
出版日期: 
2017-05
开本: 
16开
页码: 
448
定价(元): 
67.00
作者: 
[美] 杰伊·A·拉宾格尔 [英] 哈里·柯林斯
译者: 
张增一 王国强 孙小淳等
  

目录

1 内容提要

3 主编简介

5 译者序

19 序

 

1 1导言

 

13 第一部分立论

 

哲学

 

15 2科学论损害科学吗?科学论与科学大战的先驱维特根斯坦、图灵和波拉尼

30 3科学与科学社会学:超越战争与和平

52 4科学维和,有必要吗?

 

视角

 

68 5遭遇交叉火力?公众在科学大战中的角色

82 6一个研究案例的生涯

 

源头

 

94 7与社会学家严肃地交谈

114 8怎么成了反科学

 

方向

 

136 9物理学与历史

150 10作为知识图的科学论

166 11从社会建构到研究问题:科学社会学的承诺

181 12一个火星人邮回一张明信片

194 13唤醒沉睡的巨人?

 

207 第二部分 评论

 

209 14关于方法论相对主义与“反科学”的评述

214 15关于相对主义的又一回合

227 16超决定性与偶然性

233 17责任回归

239 18分裂的个性或科学大战内部的分歧

244 19局境知识与共同敌人:科学大战的医治方法

251 20真正的实质与人类的体验

258 21这才是一场对话!

264 22一个信徒的坦白

271 23究竟谁野蛮?

276 24最终能和平吗?

 

279 第三部分 反驳

 

281 25对我们的批评者的回应

291 26皇冠宝石与粗糙钻石:科学权威的源泉

299 27对知识绘图学的再审视

302 28让我们别太一致

308 29因果关系、语法和工作哲学:最后的一些评论

316 30解读与误读

322 31和平,属于哪方,按照谁的标准?

326 32朝圣之路

334 33科学知识的编史学用途

336 34超越社会建构

342 35结语

 

350 注释

 

383 参考文献

 

407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近年来,来自C·P·斯诺所称的“两种文化”(科学与人文)两大阵营的斗士们展开了激烈的论战,但是,他们当中很少有人试图进行建设性的对话。在本书中,杰伊·A·拉宾格尔和哈里·柯林斯为一些世界著名的科学家和科学(知识)社会学家创造了机会,让他们在一起交换意见、交流思想,而不是相互指责和谩骂。本书各章的作者惊喜地发现,在关于科学,关于科学作为认识世界的一种手段的合法性和权威性,以及关于科学论是否贬损了科学家、科学实践和科学发现等方面,他们展开了真正意义上的对话,并达成了广泛的共识。

        谁有权评论科学?科学知识的恰当角色是什么?在社会决策中,科学家与社会中的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系是什么?鉴于科学在当今社会占据着主导地位,这些问题都是至关重要的。尽管对此不会有简单的答案,但是,《一种文化?》向读者准确地阐述了在所谓的“科学大战”中存在的真正危险是什么,并且为我们探寻这些紧迫问题的解决之道提供了颇有价值的框架。

前言

        尽管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位学者可能不是收入最高或声望最好的职业,但是,确实可以得到许多补偿。其中,比较重要的补偿是有机会作出一些发现或为我们这个时代深层次的争论作出贡献,并有机会在充满着诚实、正直和睿智的环境中开展工作。然而,对于我们这些在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边缘从事研究工作的人来说,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爆发了那场火药味特别浓烈的所谓“科学大战”以来,这种环境似乎正在恶化。在这些争论中,那些赞成传统的、“棱角分明”的自然科学模型的人与某些试图以一种新的方式看待科学的社会科学家和人文学者,对迅速在公众面前取得胜利的追求胜过了学术研究,争论的质量严重下降了。

        幸运的是,在这场论战期间,仍有一小部分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继续以某种似乎过时的方式与这种潮流保持着距离。本书主编之一——社会学家柯林斯——发现自己与另一位主编——化学家拉宾格尔——以及其他科学家兼批评家,包括物理学家索尔森和默明,以一种更能让人认可的方式进行了讨论。拉宾格尔在《科学的社会研究》(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这一科学论领域的著名杂志上发表了对科学论的批评;索尔森,作为柯林斯案例研究的一个对象,给柯林斯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在阅读了柯林斯的一本著作后的忧虑;默明(与柯林斯的合著者平奇在同一所大学)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措词激烈的评论,批评柯林斯和平奇的著作《勾勒姆》。重要的是,他们在展开批评之前,都对被批评的著作中他们所认为积极的方面以及要进行批评的论点进行了概括;这些批评一方面是利剑,另一方面是橄榄枝。尽管批评是激烈的,但是,这种批评仍然是传统的学术争论,而不是毫无价值的指手画脚。这些对话为更好、更富有成效的时刻的来临带来了希望。

        1997年5月,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物理学家瑙恩伯格举办了一个小型会议,将这些批评者和被批评者中的一部分人聚集在一起。在那里,柯林斯有机会见到了索卡尔,并且与默明继续进行讨论。有趣的是,在那次会议上,默明和柯林斯发现他们常常由于都不赞成索卡尔的意见而走到了一起。大约在同一时间,1997年7月,还在南安普敦大学的柯林斯举办了一次所谓的南安普敦和平讨论会。索卡尔没能来参加,但是,包括拉宾格尔、默明和平奇以及其他代表着物理学、科学史和文学理论等不同学科的学者参加了会议。会议的前两天,一天用于乘坐一艘小机动船游览南安普敦水上风光,一天用于8位与会者进行封闭式的深入讨论。只是到第三天,在达成相互信任和理解之后,这次讨论会才公开举行。这与其他的科学大战论坛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因为在那些论坛上通常看

        不到不同观点的交锋,其主要的目的似乎在于公开地嘲笑对方。我们正是在南安普敦讨论会之后才产生了组织编写眼前这本书的想法。

        编辑这本书的过程(几乎)是一种纯粹的享受。有些参与者最初认为他们不可能为本书写太多东西,但是随着后面几次讨论的展开,他们被吸引了进来。几乎所有的作者都按时提交了几乎不需要我们再作什么修改的文稿1。

        虽然很多观点都在预料之中,但也有一些美妙而新颖的论点出乎意料。或许最令人惊奇的是,本书主编自始至终看到了非常“一致的意见”2。

        在定稿之前,我们把导言和结语发给了各位作者。大多数人在回复中提出了有益的建议,对此我们表示感谢。我们要特别感谢默明,他提出了许多有关风格和实质内容方面的调整建议,我们几乎把所有这些建议都体现在本书中。索卡尔和布里克蒙也超出他们的职责范围,在方法论相对主义方面提供了一篇生动的讨论,作为进一步讨论的引子,从而使本书更加完善。

        最后,我们的编辑、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的艾布拉姆斯(Susan Abrams)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建议,不断给予我们鼓励,并且自始至终在技术上以及在克服由于作者多而带来的缺陷方面给予我们指导。我们感谢所有相关人员,并对仍存在的不足承担全部责任。

 

        杰伊·A·拉宾格尔

        哈里·柯林斯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