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珍贵的史料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刘 兵
发布媒体: 
科学网

        他的兴趣和工作却不时地涉及到科学史的领域。 

        他对于中国实验科学不发达之原因给出的最核心的解释,一是不晓得利用科工具,一是缺乏科学精神。 

        《竺可桢全集》,据说近期计划要出洋洋20卷,在国内的科学家中,这也许差不多是为详尽的全集了。仅仅从目前已经出版了的4卷来看,它的意义就已经非常鲜明地表现出来了。其中最重要的意义,除了以这种隆的方式来纪念这位中国伟大的科学家和教育家之外,就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份异常珍贵的史料。 

        这里之所以突出地强调这套书的史料价值,其实也是与类似作品的性质有着共性的联系。因为名人的全集并不同于通常的学术专,对于科学家尤其如此。科学的发展如此迅速,以致于现在重要的科学成果极少有以专著形式发表,而那些发表在刊物上的研究论文,除了极少数的经典之作之外(其实经典的说法蕴含着某种史迹或史料的意味了),绝大多数也都很快就成为明日黄花。就连像爱因斯坦那样的超级科学家,其全集的出版,也并不是打算给从事前沿研究的科学家们提供一份科研参考文献,而更多的是给历史学家们准备一份重要的料。 

        不过,人与人毕竟不同,即使是名人与名人相比,在留下史料的意义上价值也是有所差异的。即使在中国学家中,像竺可桢这样的科学家也为数不多。其一,在于他可算是现代意义上的国第一代科学家,属于那批最早在国外留学,学成后回国直接参与国内科学工作,并致力于在中国传播科学(以创办中国科学社和《科学》杂志为代表)的科学界的先驱人物。其二,在于他回国后不仅从科学研究,而且成为国内重要的教育家,在20世纪30年代便就任浙江大学校长,对中国的教育事业发展影响甚大。其三,在于他于新中国成立后,很快就担任了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职务,在这种特殊的工作岗位上发挥特殊的作用。这也正如《竺可桢全集》的前言对竺可桢的一生简要概括的总结:“59岁以前的竺可桢,先后领导过一个系、一个研究所和一个大学;59以后,他参与领导中国科学院和全国的科学事业;66岁以后侧重于对地学和生物学科研的领导;晚年遭遇‘文革’,开始‘赋闲’,在特殊的政治保护中幸得‘平家’。”这样一位科学家的一生,可以说是相当独特的。与其经历相关文字,自然对于相应年代和相关领域(甚至专业上不相关的领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史料。而且,在此基础上,还有第四个原因,即由于工作的原因和需要,更是出于竺可桢本人的习与勤奋,他留下了大量的各类文字,尤其是数十年坚持不断的日记。正是这最后一点,才使得竺可桢所具备的那些具备潜在史料价值的经历与见识能够存留下来。 

        在史料的意义上阅读《竺可桢全集》,可以发现,它留存下来的史料涉及多种领域,对有不同兴趣的研究者都有着广泛的吸引力。当然,由于作者的身份,这些史料于研究中国当代科学史和教育史首先具有特殊的重要性。但在这里,笔者想强调的,倒是其中一些文献对于研究和理解中国科学史学史的特殊意义。 

        虽然竺可桢并不是职业的科学史家,而他的兴趣和作却不时地涉及到科学史的领域。仅在全集的前四卷中,除了那些与科学史家通信、他自己因演讲或纪念活动的需要而撰写的有关科学家传记等,竺可桢还有一些在工作的意义上与科学史研究相关的文字,如《〈徐光启纪念论文集〉序言》、《关于编写〈现代科学史上的几门关键性学科的发展史〉的几点意见》、《〈科学史集刊〉发刊词》、《对〈中国天文学史〉中两章的审稿意见》,更有一些文献直接地反映出了科学史在中国发展的历史情况,代表着当时科学史的某种倾向与指导思想。对于最后这类文字中,重要的有《中国实验科学不发达的因》(1935)、《科学与社会》(1942)、《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自然科学》(1945)、《中国古代在天文学上的伟大贡献》(1951)、《为什么要研究我国古代科学史》(1954)、《百家争鸣和发展我国古代科学遗产》(1956)等。从中,可以发掘出来的内容也非常之多,这里也仅提出两点笔者以为重要的,其一,是涉及到广义的“李约瑟问题”,其二,是涉及到中国科学史研究之功能与意义。

        就历史的发展来说,李约瑟问题中涉及的中国科学的“落后”问题,并不始于李约,如果抛开最早那些在16世纪就注意到此问题的外国传教士不说,在20世纪初叶,一些中国学者也开始对此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讨论。在这当中,竺可桢也是其中重要的参与者,他的像《中国实验学不发达的原因》、《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自然科学》等文章,就是这方面重要的历史文献,它们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一批学者对此后来一直为人们所讨论不休的问题的典型看法。当我们后来关注李约瑟问题时,如果不顾及到这些前人的已有成果,显然不是完备的学术研究。从对这些文章的阅读中,在看那个时代对此问题讨论的一个缩影的同时,也可以看竺可桢对于此问题的独特思考。他对于中国实验科学不发达之原因给出的最核心的解释,一是不晓得利用科学工具,一是缺乏科学精神。而1945年竺可桢关于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自然科学的文章,也是在顾及到当时各家观点的基础上对类似问题的非常详尽的讨论。这些文献,显然对于我们理解中国科学史学史是重要非凡的。 

        关于中国科学史研究的功能与意义,也是后来长期为国内科学史家所关注的重要问题。在这方面,竺可桢同样是一个提出过有重要影响观点的关键人物。特别是在1954年的《为什么要究我古代科学史》等几篇重要文章中,竺可桢明确地提出的中国科学研究的爱国主义功能的观点。这种观点后来曾极大地影响了国内对中国科学史研究的定位。虽然就目前来说明确地持这种观点的学者已经越来越少,但从关注科学史学史的意义上看,通过阅读这些现在并不容易找到的原始文献来了解当时这样的观点的产生与具体陈述,肯定对于我们的研究甚至教育有重要的意义。 

        前面只是从众多可能的视角中选取了两个例子,并以此说明《竺可桢全集》这的巨著在史料上的重要价值,但这样的可利用的价值显然是远远不限于此,而是可以延伸到范围极广的多个领域。竺可桢全集》目前所出版的四卷还仅仅是一个开端,只涉及到一些正式的文章和书信,而后面将陆续出版的作为全集主体的日记,其史料的价值将会更为巨大,因而,我们也迫切地期待着它们的问世。

 

来源: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