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摘选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竺可桢
发布媒体: 
科学网

《竺可桢日记》摘选(之一)

1936年2月9日 星期日 
(南京) 晴

        今日见报(《大公报》)载财部孔庸之告诫财部人员不得操纵公债,任意买卖。下午偕侠晤吴保之,知此全系鬼话。财部司员全能操纵公债,盖欲操纵公债之价格,必非仅购千元万元所能上下,必也至数千百万,则非财政当局而谁乎?保之又说,财部次长徐堪本一北京时代之财部科长,国民政府成立后,寅缘至银行界,近以为宋蔼龄、孔祥熙做公债投机事,以消息灵通,所赢巨万,为孔、宋所信用,遂得为财次并中央委员。新近徐遣一女往美留学,予以六十万元之支票。中国政治之黑暗至于如此,安得不亡国! 

 

1936年3月8日 星期日 
(南京) 晴 大风

        昨晚至布雷处,先晤王学素。渠以为去浙大时期最好不提,不然如存五日京兆之心,且谓两面兼事可以藉此与蒋接近,而因以得扩充气象事业。但余以此事不能(从)利害方面着想,因研究所欲与航空方面联络,乃是应有之事,但同时不愿受政治之干涉。

        寻与布雷谈,渠以为时间问题暂可不必提出。余则以为非提出不可,因日后欲脱离时反难以藉口也。惟时间可不必限定半年,以最短时期能觅替人为止。余提三要求,三点即:财政须源源接济;用人校长有全权,不受政党之干涉;而时间则以半年为限。据布雷云,大学中训育方面,党部不能不有人在内,经费则国库之四万五千按月可靠云。 

 

1936年3月9日 星期一 
(南京)

        晨七点起。八点一刻至所。接杭州郑晓沧寄来《浙江大学概况》,中述浙大成立经过情形,于郭任远任内各项工作叙述甚详。大致郭任内重要政绩在于增加军训,使学生生活军队化;于杭城太平门外购地千亩为新址基础;改变内部组织,如农学院之分系不以畜牧、农艺等名称,而用农业动物、农业植物等等。此三者自以第一着为最重要,但因此连带及于大学之目标。办大学者不能不有哲学中心思想,如以和平相号召,则根本郭之做法即违反本意。余以为大学军队化之办法在现时世界形势之下确合乎潮流,但其失在于流入军国主义,事事惟以实用为依归,不特与中国古代四海之内皆兄弟之精神不合,即与英美各国大学精神在于重个人自由,亦完全不同。目前办学之难即在此点。郭之办学完全为物质主义,与余内心颇相冲突也。此外浙大尚有数点应改良:课程上外国语文系有七个副教授,而国文竟无一个教授,中国历史、外国历史均无教授;其次办事员太多,薪水当在每月万元左右;一年级学生即分别系科亦嫌太早也。 

 

1936年3月10日 星期二 
(南京)风 晴 晚月色甚佳

        晨七点起。八点至所。作函数通。为浙大事复晓峰及叔谅函,告以已与布雷接洽,允赴浙大半年,在此半年期内物色继任人物,并邀晓峰赴浙讲学。浙大无地理教授与无历史教授,故对于史地非增人不可。 

 

《竺可桢日记》摘选之二
 
1936年4月5日 星期日 (南京) 晨阵雨 

        晨六点半起。七点三刻至所。接编译馆寄来《气象名词》稿,约一百四十余页,每页二十余词,其总字数当在三千左右,嘱于气象学会开会以前交入。接拉萨来电,知上月拉萨温度为5.7,适与南京相等,其温暖可谓出人意表。 

        朱一成来,谈及浙大事。渠表示仍愿留浙大任事。关于教授治校一点,余谓乃宿昔所主张,渠不甚以为然。余以为此乃一种目标,第一步在首先觅得一群志同道合之教授也。得刚复函,约至沪再会谈,则渠似有赴浙大之意。余适以交大四十周年纪念黎曜生邀余赴沪,当于该时往晤谈也。阅《气象名词》,连上午及晚间合约六小时,计阅至L,约七十页之数。 

 

1936年4月26日 星期日 (南京) 

        昨晚睡甚佳。六点起。车至尧化门矣。七点乘车回寓,侠尚未醒,梅及希文均已先外〔出〕,惟留彬彬与宁宁。八点至所。与蕴明谈过去一星期中事,知李宪之已有复函,允赴浙大或本所。秦化行下月初赴青海。郑州周桂林告假,下月十五起以金加棣代。 

        九点在图书馆开会。到李锋、吴树德、孙图衔、查镇湖、蒋右沧、邹学思(航空委员会)、周梦麟、李毅艇、李鹿苹、王炳廷、肖堂、子腾、晓峰、李贻燕、陈文熙、王振祥、张绍良、那树藩、刘恩兰、丁绪宝、高振华等共三十九人。开会如仪,首由余致辞,次吕炯代总干事振公报告,会计卢鋈报告。推选余为会长,右沧为副会长,举吕炯为总干事,肖堂、国华、子政、晓峰、宝堃、晓寰、展叔、展云等为理事。 

        次讨论提案,共三十二案,分为三组。由右沧、肖堂、蕴明三人分别说明,通过四等测候所加蒸发量等诸问题。十二点半讨论毕,拍照,中膳。膳后二点读论文,计十四篇:胡肖堂《黄河流域之气候》,宝堃《南京月令》,卢温甫《降雨性高气压》及《太湖流域之雨量》,蕴明《渤海盐分之分布》与《山东省之温度》两文, 李毅艇《西安冬季雨量》,朱晓寰《洛氏图之缺点》,丁绪宝《成虹光线之偏射角及其极值》。丁自制幻灯,装法颇有价值。 

 

1936年5月4日 星期一 阴雨 

        十一点出席纪念周,是为余第一次参加浙大之纪念周。述纪念周之意义,谓顾名思义由纪念中山先生而立,但在学校,纪念周犹有命意,即对于训育方面有所裨益。在中国书院制度,德育较智育尤为重要,而现行中国大学学制模仿美国,如考试制度、学分制度,但美国学制对于训育全不注意。国际联盟前三年所派几位专家如Becker、Tony、Langevin均不赞成美国制,即美国本国教育家如Lowell亦拟更张制度,如哈佛、耶鲁均用导师制,要有指导学生行为之任务。中国不必取法于任何一国,而现行制度有改良之必要乃不可掩之事实。次论及“五四”以后学生之沦于悲观,实由于缺乏信仰中华民族之必能复兴。今日适为“五四”运动十七周纪念,故一并提及之。 

 
《竺可桢日记》摘选之三

1936年5月6日 星期三 晴佳

        晨六点半起。八点约军事教官黄云山来谈,嘱于下次纪念周时排队入礼堂办法。决定十八号补行宣誓典礼,电教部派人监誓,又函教部关于设立公费生事。十点至省政府晤秘书长黄华表(二明),谈顷刻,即至公安局晤赵华煦,渠介绍马一浮与邵裴子,此二人杭州视为瑰宝。马本名马福田,与大哥同榜为案首,汤寿潜选为东床,未几至美国。近卅年来潜研哲学,但始终未至大学教书。余托赵觅寿毅成为介,一探其愿否至浙大。邵裴子则余已访晤一次,请为国学教师极相宜。 

 

1936年6月11日 星期四 晴 

        午后作函数通。接教育部函,知开会已定本月廿五号,故余可于放假后回都。得章克生函,知有飞机二十架自都飞长沙,昨晚见沪车满载兵士来杭,大抵系赴湘赣者。强敌当前而尚自相残杀,则不亡何待?四点开教职员茶话会,到六十九人,余报告非常时期教育委员会之组织,请各人签名认定防毒、救护、消防、交通、防私、货物统制六组中各认一组,以交通、救护为最多,消防为最少。座中并由郑晓沧、庄泽宣、顾谷宜、黄云山等先后发言,六点散。 

 

1936年6月15日 星期一 晴 晚雨 起风 

        晨六点起。七点至外间一走。林一民来,为最近将试行防空练习事,余以一年级生集中军训而四年级生则已考毕,二、三年级生又将大考,如参加防空,势必有名无实,不如不参加之为愈,故决计与宣铁吾商酌不加入。李乔年、陈庆堂来商酌下年度请教员事。蔡作屏〔来〕为助教事。 

        十一点中央委员刘健群来校演讲,刘系中央军校政治训练部主任,贵州人,蓝衣社重要人物。渠日前来电话与蒋伯谦,要来校演讲,本定礼拜六,余嘱延至今日十一至十二〔点〕,但今日到者仍寥寥,不过八九十人之谱。刘讲国际形势及吾人应有之准备,注重于知己知彼知环境,谓中国之上策为缓战,下策为即战。日本之上策为不战而胜、中策为一战而胜、下策为久战而胜云云。渠颇善于词令,学生颇乐听之,但惜到者不多耳。中午章定安来,在校中膳,余嘱其以后公文可以在所中办者不必寄来。 

        四点开特种教育委员会,到乔年、鲁珍、仲奇、国松、谷宜、厚复、晓沧、梁庆椿。派定各组委员,并讨论演讲、研究应做各事,并决定每年检验身体一次。定下星期六下午五点开会。六点半散。七点偕沈鲁珍至公园一走。八点半得乔年电话,知吴馥初已来,乃往英士街冠生园与吴谈,据云下年可来杭,但张云青则须迟一年来。十点回。 

 

1936年6月23日 星期二 

        晨六点起。作函数通。李乔年来,为水利购机器事。计算下年度各院教员薪水并作预算事。十点开特种教育委员会,到乔年、王劲夫、顾谷宜、梁庆椿、周仲奇、诸葛振公、倪志超及徐云山等。各委员均有报告,防毒组周厚复以事未到,但亦有书面报告。据各委员会报告之结果,需款约六七千元,以目前之经济状况,下学年只能勉强应付,欲提出五六千元已发生困难。此外提出冯玉祥、马寅初、吴宪、俞大维、颜福庆、侯德榜等为演讲员,十二点半散会。
 

《竺可桢日记》摘选之四 

1936年7月19日  星期日  上午晴  下午四点雷雨  入晚微雨

        晨六点起。七点半作函数通。八点半至开化路六号茅唐臣寓,乘唐臣车偕希文与衡往六和塔钱塘江桥工处,途中至岳王路二十号?接罗英同往,尚有吴肇祯(梯青)及其女亦同往(吴嘉兴人,南洋公学毕业,入地质调查所后改入北洋〔大学〕习电机,现在兵工署)。先观引桥,计长二百三十公尺,作双层式,上为公路,下为铁道,最下尚有公路跨越钱江,适在六和塔下,共长一千四百公尺,路面宽度六公尺。次由罗英引导乘小火轮至对岸萧山,江心正桥桥礅共十五座,深者在南岸,须入水面一百八十呎,始达岩石,最下一百尺须用长100′之木桩160根作为基,上承沉箱,沉箱用钢骨水泥制,南岸九座均承于木桩,北岸六座则沉箱均直接至石层。次将小火轮开至上游造沉箱处,每个沉箱其下均有气室,可以挖掘泥土,一面挖土一面礅墙下沉,而同时上面复加礅墙。木桩均来自美国,运费极大云。此桥本〔定〕于本年十月可以完成,但依现在情形须展至明夏,每个沉箱重六百吨云。 

        十二点回至山上桥工处唐臣处中膳。膳后本拟至南高峰,但因天气似将雨故,别茅、罗二君,偕希文、衡及吴君父女二人回。至四点果大雷雨,与昨相仿,来自东南,至晚雨不止。七点汽车回,知子梅夫妇已回。八点半偕希文出外购物,九点回。得侠自天目山来长途电话。十点睡。 

 

1936年8月11日 星期二 回杭州 晴热 

        晨五点半起。六点四十三分别侠出发,途中均平顺,虽外间温度已高,而坐〔车〕中初不觉。在家时已84°F,七点后更热,车至宜兴车夫发现刹车不能动,急停车,向江南公司请得机匠来修理,计费四元,共一小时。次开至宜兴车站,在此进点心。十一点一刻始出发,在浙江长兴遇刘静波,知其于十点始出发也,自余家至宜兴适一百哩,自宜兴至杭州界亦适一百哩,亦奇巧也。三点抵校,与鲁珍、振公、晓沧诸人谈,并至考场看来考学生。杭州共369,北平380,上海1500。遇祝廉先及景幼南、柳定生、贝时璋等。章昭煌来。又徐南驺来。晚十点睡。 

        自南京市界至杭州市界(市内不算)共见自行车七(一在句容,六在杭州市附近)、驴三、运货车六(句容附近)、公共汽车八、小车12、包车4。 

 

1936年8月27日 星期四 晴 

        晨六点起。七点半祝廉先来,谈国文课程事,余嘱其教一学程《国学概论》,继之以唐、宋诗。童正民偕冯言安来,冯系广州中山大学生物系主任,南京人,现聘为园艺系主任。赵铗来,余与谈网球场不应照目前马虎做法。沈茀斋来,系至南京为清华湖南校舍投标者,预〔算〕一百万元,实际清华目前不能迁移,将来一校而办两处实至难事也。顾济之偕徐毓圃来,知顾已脱离苏建厅而来之江大学教水利。元成来,谓所中之广播无日本、印度支那等地点,于绘图极不便云云。
 
                                                               摘自《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