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史》:经典不容错过 技术永远领先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胡作玄
发布媒体: 
科学网

        中国古代人鄙夷技,重视历史;中国现代人崇拜技术,看不上历史。历史只有从长间来看,才能看出点眉目,在古代文明中,只有中国的史籍最丰富,要知道,许多周边民族和地区的历史靠中国典籍才略知一二,也许这就是中国几千年文明持续不断的原因之一吧。虽说从孔夫子那时起就鄙夷技术,中国的技术和发明世界领先则是毫无疑义,看来中国贤哲十分懂得抓住重点的道理。要不是1800年左右西方发生的事,这种情况也许能一直续到今天。乾隆皇帝的豪言壮语还没过去50年(这在中国历上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有识之士已经觉察到知识的重要,发出“夷长技以制夷”的响亮呼声。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慈禧想利用义和团的金钟罩、铁布衫的技术不灵了,这才兴新学、废科举,不过,为时已晚。 

        100年,中国紧跟西方技术,终究成属经济大国,“经济工厂”。不过,反思起来,技术仍有或大或小的差距。怎样才能有独立自主的技术创新,这是摆我们面前的问题。 

        在一个过度专业化、专门化、时尚化、瞬息万变的世界中,人们往往难以从全局、整体长时段、大跨度地分析和解决问题。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历史的贫困,而七大卷《技术史》正好可以解决这方面的不足,也是这一部经典巨著有持久存在价值的根据。 

        《技术史》也使得许多模糊含混、似是而非的说法不攻自破。最经典的是把科学与技术混为一谈,这可以从西方传入的高科技(High Tech)很快就被翻译成“高科技”并成为多种商品和广告的主打招牌就可看出。其实,科学是十分现代的产物,而技术可以说同人类一起产生。《技术史》第一卷就从远古谈到公元前500年。而科学作为统的知识应该说从牛顿开始。与其相关的另一种常见的说法,技术应能推动科学的产生与发展,其结果就是“李约瑟难题”和李约瑟巨著的书名《中国的科学与文明》。中国有几百种、几千种要发明,难道从中能产生物理学和化学并进而产生无线电和高分子吗?因此,我在一次会议上讲,书名应该改为《中国的技术与文化》。 

        《技术史》还昭示我们,技术随地域、文化和时代会有很大的差别,而科学则是普通的。《技术史》虽主要是讲西方技术,还是不时提到中国技术的先进性,特别是第Ⅱ卷末尾,列出一个长表显示中国的先进技术。但是,每个民族,每种文化要生存发展,也自然有其优势,同时也会有劣势,甚至技术缺失。玛雅人没有车轮实在令人吃惊,同样,印加人似也没有船舶,可是,此次海盗却有极大的船,他们不仅生活在上面,而且那也是他们的墓地。这是我们在挪威的博物馆中亲眼看见的。最令人困惑的还是硅酸盐工业:中国有精美的瓷器,西方有半透明到透明的玻璃《技术史》中指出,5000年前埃及及美不达米亚已有玻璃,这恐怕不是吹牛,因为在比利时的列日,有个玻璃博物馆的确陈列着古代的玻璃制品。这些玻璃制品在古代还算不了什么,可是后来却对人类的生活方式乃至科学的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日常生活中谁不希望有大平面玻璃窗呢,对大多数人来说近视镜和老花镜能少得了吗?《技术史》告诉我们,玻璃制品的演化过程,其实这还是次要的,也许望远镜和显微镜的发明及改进才是最重的,没有它们,科学就会大打折扣,科学时代也会推迟。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技术的重要性无庸置疑。但是,它们究竟有多重要,专家学者却有着不同的意见。任何意见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而《技术史》恰巧提供了这样的事实。与许多专门的技术史不同,《技术史》强调了技术产生的社会背景以及技术发展对于经济和社的影响。第Ⅰ卷的《技术史》其实就是文化人类学的一大补。中世纪西方城市的兴起以及军事和贸易推动了技术的发展。到了近代,航海技术更是引领1500年以后的西方扩张。但我们并非技术决定论者,哥伦布的船远远比不上100年前郑和的,中国人在1500年到1750年技术并不落后,他们只是缺了点什么。乾隆皇帝哪能看上夷人的雕虫小技,这倒使他错过了享用现在老百姓都有的沙发和抽水马桶;相反,西方的有识之士像伏尔泰和莱布尼茨却是认真学习中国传来一点一滴的知识。最后,技术引发了工业革命,科学在1850年左右产生基于科学的技术,这两大潮流永远地改变了社会,改变了历史,也加大了差距,使人赶起来越来费劲了。昏庸的皇帝和太后虽然有《资治通鉴》之类的史书帮他们治理老百姓,可是,面对世界时却一筹莫展。幸好,到了21世纪,我们能够看到中文版《技术史》问世,它能帮助我们汲取历史的经验及智慧。奇怪的是,原来还有第Ⅷ卷,都是索引,于1984年出版,为什么中文版居然舍弃不要呢?

                                     转载自《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