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史》与技术史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潜伟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1997年,当我来到当时国内唯一的技术科学史博士点北京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导师柯俊先生就让我读一些科技史的英文原著,其中一本便是Charles.Singer等编著的《技术史》(A  History  of  Technology)。图书馆里没有它的原版资料,我读的是韩汝玢和孙淑云两位教授在澳大利亚访问时自费复印的有关采矿、冶金的部分章节,虽然不能阅读全文,但是已经管中窥豹为其精美的插图和详实的资料所吸引。随后,我阅读了国内多家大学出版社联合翻译出版的《技术史》后几卷的内容,更是憧憬着何时能够拥有其完整的中文版。 

        在20世纪最末几年里,北京科技大学科学技术史专业博士生入学考试的参考书目中,牛津版的《技术史》一直赫然在目。起初一两个学生报考时,还能从研究所借到英文版的部分章节复印件阅读。后来随着研究生扩招,需求与供给不能平衡,这套书就不得不从入学考试书单上划掉了,不过我们还是将这套书奉为技术史学习和研究者的圣经,同时更期待着完整《技术史》中译本的早日面世。 
        2002年1月,清华大学的曾国屏教授约我到沈阳参加《技术史》编译委员会成立的一次会议,让我知道了东北大学陈昌曙教授、哈尔滨工业大学姜振寰教授等十几年来翻译此巨著的心愿和壮举。刚刚留校未经历练的我诚惶诚恐地接下了第二卷的翻译任务,未及念到等待我的将是最不熟悉的从古典时期到中世纪的浩瀚史料,心中只想到《技术史》翻译工作是我这个技术史专业出身者责无旁贷的光荣使命。接下来的几个寒冬和酷暑,我和北京科技大学科学技术与文明研究中心的青年教师和研究生们承担了第Ⅱ卷大部分章节的翻译工作,其中的艰辛和磨难恐怕难以用语言表达。2004年底,我们共同努力的成果也终于付印了,七卷本《技术史》中译本的煌煌巨著终于与读者见面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有关科学史的著作引进得较多,随便就能举出十几本经典的著作出来,而技术史方面的相对较少,《技术史》中译本的出版无疑填补了这一缺憾。有学生曾经在课堂问我:“为什么现在国内外科学史的研究和论著相对较多,而技术史的较少呢?”我未加思索就回答:“学工科出身的大多能够找到一个不错的职业,而学理科的往往因为工作不如意就转而研究科学史了。”这话有自我解嘲之嫌,难免偏颇,甚至得罪人。其实,从事科学史研究的学者很多具有非常好的潜质,良好的思辨能力使科学史的研究更加轻松自如;而技术史研究对象具有更多的不可测因素,比如古代工匠留下的历史记录就很难得,往往使研究者望而却步。尤其在今天,科学的技术化与技术的科学化已经模糊了科学和技术的界限,当然也出现了用“科学史”代替“科学技术史”称谓的现象,“技术史”在夹缝中生存就更加勉强了。事实上,技术史是以人类改造自然的一切活动的历史作为研究对象的,研究的范畴更广大,更贴近人们的生活,理应获得足够的重视。广义的“技术史”还包含“工程史”甚至“产业史”的内容,更多地与社会、经济、政治等联系在一起,《技术史》正是这样一本注重了技术与社会诸方面的很好读本。 

        科学史通常被认为有编史学、思想史、社会学三种主要的研究方法,而技术史往往为其所包容而不见。技术史研究虽经多年但缺乏共同的范式,这也是其难以作为成熟学科的真正原因,因此梳理技术史的研究方法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把技术史作为一门自然科学的话,则技术史研究应该具备一般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如归纳、演绎、分析、综合等;如果把技术史作为一门社会科学的话,技术史也该具备一般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如描述、解释、文献、调查等。因为科学和技术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不同,造成技术史与科学史的研究方法略有不同。科学史相对来说有许多文献资料可用,而技术史文献资料往往误差甚大,科学编史学研究的优势大于技术编史学;科学家的科学思想总结容易,而技术专家往往难以形成系统的思想体系,所以科学思想史研究盛行而技术思想史难做;科学与社会结合一般,而技术与社会结合紧密,社会学研究方法在技术史中似乎更占上风;科学和经济联系不紧密,而技术与经济联系紧密,利用经济学的研究方法进行技术史研究往往行之有效;用人类学方法研究科学史困难重重,而利用人类学方法进行传统工艺技术的调查却得心应手;利用考古学资料进行科学史研究难度很大,而技术史研究特别是对古代技术的研究很大程度上要依靠考古资料,科技考古已经成为技术史研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用科学计量学进行科学史研究已有一定的可行性,而用这种方法进行技术史研究还有待探索思考。当然,任何一项技术史的问题,都可以从多种角度进行研究,或者是多种研究方法的综合。 

        欣闻今年七月份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十二届世界科学史大会上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将大会名称由“科学史”更名为“科学技术史”,技术史的学科地位似乎有所改观。中国古代是否有科学还在争论当中,但先人在技术上的成就是勿庸置疑的。目前技术史研究有几个可以考虑的发展方向,包括传统工艺的保护和抢救、口述技术史、科技考古辅助技术史研究、产业考古或工业考古等。研究中国技术史大有可为,寄希望于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其中,这里没有鲜花掌声,没有大富大贵,但却有无穷无尽的乐趣。 

(摘自《科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