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史》与城镇规划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金涛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面对城墙砖似的《技术史》,我如同小蚂蚁站在恐龙骨架上不知从何啃起。也许是目睹当今城镇规划的无序混乱的现状,我翻开《技术史》第7卷第38章“城镇规划”,企盼从这部煌煌巨著中找到解惑的答案,因为这也是多年来萦绕脑际的一个问题。 

        “一切城镇的存在及形态,都是某种程度上有意识规划的结果。”作者开宗明义提出的观点是十分肯定的,他列举了历史上许多古老的城镇,如古罗马的城镇一开始就是按照拟定的规划方案而建立的,世界各地为适应人口增长建立的新城镇,新开拓领土的中心城镇,甚至新的首都,都是如此。但是作者的着眼点并不在此,他所关注的是从产业革命以来,随着人口高速增长和城市的急速发展,城市状况的严重恶化。其中也包括有的城市一开始有一个精心规划的核心,但是后来又经历了杂乱无章的扩张时期。 

        书中多以英国为例,是基于英国是产业革命的发祥地,它的代表性是十分典型的。正是如此,英国在城镇规划方面的探索起步很早:如1844年由皇家城镇状况委员会提出一个报告,导致了1848年《公共卫生条例》的颁布,“这个条例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业贫民区的病态上。起初,主要关注卫生方面——下水道、垃圾和煤渣的处理,但很快把注意力转向居民区的设计和布局、街道宽度,以及由政府规定的、私人和公共开发者都必须遵守的最低标准。” 

        1909年颁布《住宅、城镇规划条例》。在英国,这是第一次出现“城镇规划”这个术语的法规;也是二战之前,针对城市建筑物大量无计划地蔓延和伸展、吞噬农田、毁掉郊区的诸多弊端,而制定的城镇规划模式。 

        1947年的《城乡规划法》和上年颁布的《新建城镇法》,被认为是英国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法令,它废除了以前所有的规划法规,在全国强制实施,“主要内容是建立管理新建城镇规划、资金筹措和建筑事宜的行政机构”。除了对土地的有偿使用有明细的规定外,“该法令的内容还包括控制广告的措施,保护树林和林地的措施,设立自然保护区、具有科学价值的保护区以及著名的自然风景区,保护具有建筑学价值和历史价值的建筑物等”。 

        书中指出,自20世纪中叶以来,规划的必要性,即为了全体公众利益控制土地使用的必要性,特别是控制市区的扩展和变化的必要性,已为全世界广泛接受。作者也承认,自1950年以后几十年,城镇规划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是目前城市和地区问题仍然是大多数国家政府首要关注的问题,诸如住房等设施持续短缺、单调乏味的环境、交通运输的困难、形形色色的污染、社会服务的不周、就业机会的不足,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治安、罪恶和暴力冲突……这些问题在全世界的城市中将继续存在。“如果说西方国家的问题已很严重,那么发展中国家的‘幼年’都市状况更糟糕。那里的增长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超过了政府的能力,甚至无力提供像收集垃圾这样最基本的服务,更不用说组织起来提供有效的无腐败的市政管理了。” 

        从英国和许多发达国家对城镇规划的重视和相关法规的颁布,以及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可以为今天中国的城市化提供很好的借鉴。《技术史》固然主要是提供了人类历史上众多的技术发明的来龙去脉和社会经济背景,但是像城镇规划这类并非属于技术发明的内容,提供的却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出现的观念的变革。当人类拥有许多过去不曾享用的技术成果之后,人类目前缺乏的却是前人很少遇到的自然与社会环境问题,这也是发展带来的弊病。因此,面对中国城镇化的步伐迅速加快之际,如何以史为鉴,以长远的眼光,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以法律来规范城镇规划和城镇建设,已是刻不容缓。 

        吴良镛先生最近尖锐地批评当前城市的整体规划与设计缺乏科学的论证,以及中国沦为外国建筑师的实验场,必将成为时代的“伤疤”,记录下我们永远的伤痛的观点,如今已是普遍的现象。北京如此,外地也如此,中国的大小城市正在失去各自的特色,代之以平庸、单调、缺乏文化的建筑垃圾的堆砌。那种凭长官意志随心所欲地搞城镇建设,朝令夕改、边建边拆的城市化趋势,以及盖了许多住宅楼却忽视了交通、幼儿园、学校、医院、菜场的配套,这类无序的城市扩展该结束了。这大概也可以归结为科学发展观的具体化吧。 

                                      (摘自《科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