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揭秘》:不做“深蓝”我会后悔

相关图书: 

“深蓝”揭秘——追寻人工智能圣杯之旅(哲人石丛书第二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7-5428-3977-2/N.681
出版日期: 
2005-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348
定价(元): 
25.00
作者: 
[美]许峰雄
译者: 
黄军英 蔡荣海 程如烟
  

书评作者: 
李娇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日前,上海科教出版社推出了由“深蓝之父”、微软亚洲研究院高级研员许峰雄先生作的《“深蓝揭秘——追寻人工智能圣杯之旅》一书的中译本。许峰雄是“深蓝”项目的创始人。1985年,他还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研究时,就开始了这项研究。1989年至1997年,他在IBM公司的沃森研究中心从事弈机深蓝”的系统设计和芯片设计。他于1999年离开IBM公司,成为康柏计算机公司西部研究实验室的一名研究人;2003年4月加盟微软亚洲研究院,任高级研究员。在《“深蓝”揭秘》一书中,许峰雄避开难懂的术语,以谈话式的笔触,介绍了“深蓝”与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弈备后发生的故事,讲述他和研究伙伴设计思想的形成、克服技术障碍、开发强大的弈棋机“蓝”的过程。近日,本报记者就本书背后的一些故事专访了许峰雄先生。 

 

        采访者:本报实习记者 李娇 

        受访者:微软亚洲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许峰雄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着手写《“深蓝”揭秘:追寻人工智能圣杯之旅》的? 

        许峰雄:“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第二年,就是1998年的时候我就决定写这本书了,并且已经动笔了。2000年的时候,英文版已经出来了。 

        记者:您当时写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许峰雄:1997年5月11日,超级计算机“深蓝”战胜了国际象棋世界棋王卡斯帕罗夫,震惊了全世界。媒体对此进行了量的报道,但是很多报道都不符合事实。我认为需要揭露事实的真相,伸张正义。另外,一个不起眼的学生课题转化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超级计算机这一过程,本身具有很高的教育意义。“深蓝”研究过程是一个科学创意的形成过程,克服了重重技术障碍,研制弈棋机过程中的竞争和激烈的争执,最终战胜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类棋手。 

        记者:媒体报道如何不符合事实? 

        许峰雄:特别好玩,有些事情以前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比如,在大赛之后,有位英国记者过来找电脑下棋,然后问学生们一些事情,我们也都如实地回答。可是,报道出来后让我们哭笑不得,说我们的这个课题研究是用于政治目的,是部打仗用的计划。(笑)其实,早在1949年,就有关于制造现代弈棋机的构想,而研制一台能战胜任何人类棋手的机器,则是人工智能领域最古老的圣杯之一。我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读研究生时,就开始了追寻圣杯的历程。当时,我的博士论文做的就是这个题目,而我们小组的他成员研究“芯片测试”弈棋机几乎纯粹是因为好玩。 

        记者:有学者认为《“深蓝”揭秘》是一本科普书,您当时是有意写成科普书的吗? 

        许峰雄:我不是很清楚什么是科普书,我只是想记录历史,没有想做科普。 

        记者:我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但是阅读您这本书完全没有障碍,可见,您已经写得很通俗了。 

        许峰雄:我写这本书是面向大众的。有些学术上的东西我作出了解释我希望这本书能够启发年轻人,让他们了解科学研究的程序。其实,科研很多时候并不是很无聊的,有时候很有趣。希望年轻人能够通过我的记录了解到科学研究的趣。 

        记者:1997年5月11日应该是您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吧? 

        许峰雄:我用了几乎12年的时间才等到了这一时刻。象棋大战的双方分别坐在特制的对弈桌前。当时,左边是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另外一方的参赛者将是我的两位同事莫里·坎贝尔(Murry Campbell)、乔·赫内(Joe Hoane)与我这三个人中的一位。加里的真正对手是由我三个人设计和编程的弈棋机“深蓝”(Deep Blue)。对弈时,我们的角色只是“深蓝”的肢体延伸,将会有三位象棋评论员,间或还一两位客座评论员,他们在礼堂中央的屏幕上展示他们对正在进行的弈战的分析。当我开始“深蓝”研究的时候,加里还不是世界冠军,几个月后他才加冕。1986年以来的11年时间里,我和我的伙伴们一直在坚持不懈地设计更加强大的弈棋机。我们最终的目标是,不管国际象棋世界冠军是谁,我们的棋机都要让他(她)成为手下败将。1996年,“深蓝”的前身在费城输给了卡斯帕罗夫。但在那场弈战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我们与卡斯帕罗夫仍不分高下。那台旧版本的“深蓝”已经比我1985年所憧憬的机器要快了,但还是赢不了棋。那场弈战之后,我们从头开始重新设计“深蓝”,检视了以往比赛中发生的每一个问题,并且,请国际象棋特级大师更广泛地参与我们的备战。美国最出色的棋手之一、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乔尔·本杰明(Joe Benjamin)说过:“你知道,有时‘深蓝’确实是在下棋。”乔尔已经无法有把握地分出,到底是“深蓝”走的棋,还是出色的国际象棋特级大师的妙招。

        记者:“深蓝”的确很有名气,这个名字是不是也有一些来历? 

        许峰雄:其实,“深蓝”以前叫做“deep thought”即“沉思”,这名字源于一本科幻小说《宇宙的搭便车的手册》。这本科幻小说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外星人要建立一架机器,这个机器有无穷的力量,它就做“沉思”。后来,我们到了IBM之后才改成“深蓝”,也是经过征而得到的名字主要因为IBM有别称叫big blue,另外,IBM的商标也是蓝色的。 

        记者:《“深蓝”揭秘》最早是哪个出版社出版的? 

        许峰雄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记者:“深蓝”是集体创作完成的,可是您这本中使用的是第一人称,书中的描写会不会有偏见? 

        许峰雄:这个应该不会,参与“深蓝”研究的相关人员都看过我这本书的书稿,我按照他们提出的意见进行过修改。这本书是很公正地记录了当时的情况,介绍了在“深蓝”与卡斯帕罗夫两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弈战背后所发生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关于探寻研制弈棋机之母的路程的故事。通过描述大脑与神经之战中的紧张气氛——卡斯帕罗夫眼中“燃烧的火焰”,揭示了具有天赋的人类怎样让的思想作为无远弗届的令人难以忘怀的驰骋。不是通过计算机的智能,而是作为工具制造者的人类的创造力。 

        记者:能感觉到您对“深蓝”的感情,它对您应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吧? 

        许峰雄:主要是对态度方面的影响,我明白了如果真的想做什么,是可以做得到的。“深蓝”是对我人格上的训练,咬紧牙关就可以拼到底。当时,如果我不做“深蓝”,我会后悔,我做了,这是值得庆幸的。也有不好的一面,主要在时间上,我用12年的功夫来研究“深蓝”。12年,这可是一场大赌。如果“深蓝”获胜,那将成为人类作为工具制造者的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它也意味着越过了计算机科学家和人工智能研究者梦寐以求的一个里程碑。“蓝”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不是每天都有机会,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不要错过。

                                                摘自《科学时报》2月16日B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