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前绝后”的竺可桢日记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张文静
发布媒体: 
中国科学报

 

        1974年2月6日,竺可桢在日记本上留下了一生中最后一篇日记:“局报晴转多云,最低-7℃,最高-1℃,东风1~2级。”这已是他生命的倒数第二天。

 

        2月4日,竺可桢还在日记中评述连续几天的天气,并且记录了自己看病、抓药和吃药的情况。2月5日,日记上基本空白。到2月6日时,竺可桢已经不能正常坐卧,只能让家人提着收音机来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布的天气预报,留下了最后的绝笔。

 

        记日记的习惯贯穿了竺可桢的一生,这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遗产。

 

        此前有报道称,竺可桢开始记日记是在哈佛大学读书时期,但1923年在东南大学任教时,一次学校失火将他的早年日记焚毁,而1923年至1935年间的日记则遗失在抗战西迁之后。因此,现在留存下来的竺可桢日记只有1936年以后的。日记虽有散失,但保留下来的总量仍有1300多万字。

 

        从1936年元旦直到临终前一天,加之在后来的日记中竺可桢经常会提及早年的情况,竺可桢的文字内容跨越了从新文化运动到“文化大革命”后期长达58年的历史。仅从组织机构史的角度说,即可在大时间尺度上为中国科学社、中央研究院、浙江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的历史研究提供极为丰富而具体入微的史料。

 

        此外,竺可桢日记涉及的领域之广也让人惊叹,不仅涉及到科学和教育领域,也记述了其广泛参与的社会各界活动。除了气象、地理之外,数理天文、地质生物、国际政治、中外历史、哲学名著、流行小说、诗词歌赋、博物杂俎,无不涉猎。大到国务活动,小到天气物候、来往客人、收寄信件等,无所不包。

 

        竺可桢日记中涉及到的人物也数量多而庞杂。从蒋介石、毛泽东的特别召见,到桥头上撞见蒋经国、泳池中幸会陈毅等,20世纪中国诸多名人以不同的时空分布会聚在他的日记中。即便看似不相干的人物,如陈寅恪、顾准、钱钟书、黄万里等,也都出现在他的笔下。

 

        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张荣明,近十五年来看过不下一百部日记,其中晚清时期大概有四五十部,民国时期也有四五十部。在他看来,如果要选“四大民国日记”的话,那么第一部就是竺可桢日记。“日记中,不仅是科技史的史料,实际上抗战史的史料也非常丰富,尤其是1948年和1949年期间的日记,非常珍贵。”

 

        “我读了竺老的日记,感动万分。一是有感于他的道德人格,另一个是他精深的国学素养。”张荣明说道,“作为一位自然科学家,他竟然在国学上有这样的深度。他那种‘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精神来源于背后强大的中国文化的支撑。所以,我认为在民国的日记中,竺可桢日记是空前绝后的,没有人能够取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