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揭秘——追寻人工智能圣杯之旅(哲人石丛书第二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深蓝”揭秘——追寻人工智能圣杯之旅(哲人石丛书第二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7-5428-3977-2/N.681
出版日期: 
2005-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348
定价(元): 
25.00
作者: 
[美]许峰雄
译者: 
黄军英 蔡荣海 程如烟
  

目录

中文版序言
序言
致谢
棋局记录法

第一篇  引子   1
第一章  风光时刻!   3

第二篇  卡内基-梅隆大学   7
第二章  麻烦制造者的工作室   9
第三章  冒险尝试   23
第四章  算不上弈棋机的弈棋机   53
第五章  向第一台弈棋机特级大师进军   81
第六章  “笃,笃!谁在敲门?”   107

第三篇  插曲   123
第七章  第一次约会历史   125

第四篇  IBM   145
第八章  我们需要一个新名字   147 
第九章  养育“深蓝”   169
第十章  一座活的珠穆朗玛峰   191
第十一章  重新设计   219
第十二章  圣杯   239

第五篇  尾声   303
第十三章  赛后   305

第六篇  附录   321
附录A  来自台湾的小伙   323
附录B  对局选   341
附录C  进一步读物   347

内容提要

      1997年5月11日,全世界数百万人通过电视观看了一场惊人的胜利——一台计算机战胜了欲捍卫世界冠军称号的卡斯帕罗夫,此举震惊了国际象棋界。本书的作者许峰雄是“深蓝”的系统设计师,他避开难懂的术语,以非技术的谈话式的笔触,介绍了在“深蓝”与卡斯帕罗夫两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弈战背后所发生的故事,披露了一个不起眼的学生课题如何最终转化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超级计算机的过程:科学创意的形成,克服重重技术障碍,研制弈棋机过程中的竞争和激烈的争执,最终战胜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类棋手。
      早在1949年,就有了关于制造现代弈棋机的科学构想,而研制一台能战胜任何人类棋手的机器,则是人工智能领域最古老的圣杯之一。许峰雄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读研究生时,就开始了追寻圣杯的历程,直到他和伙伴们继续在IBM公司开展这个项目,研制出“深蓝”,这一探索才真正得以实现。
      许峰雄栩栩如生地描述了这场大脑与神经之战中的紧张气氛——卡斯帕罗夫眼中“燃烧的火焰”。本书不只是又一个介绍人机之战的故事。更说明具有天赋的人类——作为工具制造者的人类,怎样让其思想作了无远弗届的驰骋。

前言

      一场剑拔弩张的国际象棋比赛中,计算机“深蓝”(Deep Blue)破天荒地击败了国际象棋世 界冠军。本书描述了我创造“深蓝”的非凡经历。1985年我开始着手这项研究。12年后,这番奇异的经历告一段落,“深蓝”成为人类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而且永远改变了我们以往对于人机如何共处的看法。
      像“深蓝”这样的弈棋机有着久远的历史。1769年,匈牙利工程师沃尔夫冈•冯•坎普仑男爵(Baron Walfgang von Kempelen)发明的弈棋机——“土耳其人”首次在奥地利宫廷里亮相。这台弈棋机的手下败将中最著名的恐怕要算拿破仑了。不过,这台弈棋机是假的——有一个人藏在别处替它下棋。
      19世纪30年代,查尔斯•巴比奇(Charles Babbage)梦想着制造一台弈棋机,以便能够吸引资金来支持他设计“分析机”(第一台机械可编程计算机,但始终没有完成)。巴比奇的“分析机”虽然没有成功,但他却发明了井字游戏机。真正的弈棋机太难做了,特别是在当时只能利用机械部件,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第一台电子可编程计算机ENIAC(电子数字式积分器和计算机)于1946年问世。之后没多久,1949年,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发表了一篇演讲,其内容奠定了现代弈棋机的基础。当时,许多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认为,计算机国际象棋问题(即设计一台能够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弈棋机)将在几年内得到解决。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的预测过于乐观了。时间在逐渐推移,这个问题迟迟没有答案,解决计算机象棋问题成了计算机科学家心中至高无上的目标。到20世纪80年代早期,香农的开创性工作过了30多年后,最好的弈棋机相当于美国国家大师级水平,但仍然远远无法挑战世界冠军。
      我涉足计算机象棋领域纯属偶然。1985年春天,我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指导教师孔祥重(H. T. Kung)教授告诉我,我在研究生院的职位恐怕难保。几个星期之前,我为我们系的一位著名的计算机象棋专家帮忙,研究了一个技术问题。这位专家不喜欢我的解决方案。我也同样不喜欢。经过一番考虑,我得出结论,真正有问题的是他的方法。如果部分吸收他的竞争对手的方案,那么做出的全新设计就会优越得多。在他否决了我的新设计方案之后,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他的设计方法不怎么样,我已对其不感兴趣了。孔教授解释说,我当时应该委婉一些就好了。然后,他催促我撰写一份技术报告,并作一次演讲以支持自己的论断。我以前就曾因鲁莽而陷入麻烦,差一点就被踢出校门……
      于是开始了研制世界上最强大的弈棋机——“深蓝”的历程。这段历程非常神奇,而且出人意料。
      最初,我打算采用詹姆斯•D•沃森(James D. Watson)的写作手法来追溯这段历程。诺贝尔奖得主沃森博士所著的《双螺旋——发现DNA结构的故事》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然而,在我写作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两本书在范畴和性质上都截然不同。沃森博士的著作介绍的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而本书与科学发现无关,而是关于一项工程探索。从本质上讲,工程探索涉及生活中更丰富的层面。工程探索背后的技术思想首先要被发现出来,然后才能达到逻辑上的完善。这个发现可能来自运气或灵感,而探索的其他部分则需要付出辛勤的汗水和锲而不舍的努力。因此,本书涉及的范畴与查克•耶格尔(Chuck Yeager)的《探索超音速》(他对突破声障历程的描述)近似。本书描述的是努力超越(尽管也许只是暂时的超越)世界上最佳人类棋手的弈棋水平的探索过程。
      相比之下,本书可能比上述两本书都要轻松愉快。原因之一是,发明一台能够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计算机,这种想法本身似乎就很荒诞可笑。计算机科学家也是人,而且他们确实是喜欢找乐子。另一个原因在于,我和我的写作很大程度上受到我喜爱的另一本书——诺贝尔奖得主理查德•费恩曼(Richard Feynman) 博士所著的《别闹了,费恩曼先生:科学顽童历险记》的影响。从费恩曼博士的著作中,我学到了他独特的幽默感、对生活压抑不住的热爱以及实事求是看待事物的方式。而更为重要的是,我向他学习到了自嘲的价值。计算机象棋是一个竞争激烈的研究领域——竞争的激烈程度与DNA研究领域不相上下。与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的最终对决也是一个极为严肃的事件。能够自嘲而且能够做到不把自己太当回事,使得我在一些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这里所说的紧张压力一是来自科学竞争的激烈,二是来自与加里的两场比赛。如果你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那么生活中最严肃的时刻也能成为最有趣的时刻。
      许多书都记叙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和“深蓝”的对弈,但其中多数偏重的是“人机”之战。另外,这些书往往属于“快餐”象棋书。“人机”对弈的视角显然使这些象棋书很畅销,但这一视角没有抓住比赛的实质。这场象棋大战实际上是在承担不同角色的两种人之间进行的:一方是棋手,另一方是工具制造者。加里和“深蓝”弈战两次,结局不同。在1996年的比赛中,作为棋手的人获胜,而在1997年的重赛中,作为工具制造者的人获胜。
      本书记录的是工具制造者——弈棋机制造者的故事。不过,第二章、第三章的前面部分以及附录A是关于我在发起这个项目之前的生活。第二章和第三章前面部分的故事与该项目有着直接的关系。正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事,才会有这个项目。附录A介绍了我早期在台湾的生活,可以作为背景资料来阅读。我加进这些资料是出于两个原因。其一是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即什么样的一个国际象棋弱智者居然决定去挑战世界上最伟大的国际象棋头脑。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向您提供一些线索,说明为什么事情会成为那样。
      本书的故事涉及两个社会和文化环境迥异的组织——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和IBM研究中心。本书的前半部分侧重介绍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项目。在此期间,基本技术思想逐渐形成,正式组建了一个新的计算机国际象棋科研团队,一场激烈的科学竞争由之爆发。本书的其他部分记录了IBM项目的发展过程——对新环境的适应,痛苦的人员变更,新的弈棋机的开发;当然,还有加里和“深蓝”之间进行的两场激烈的充满争议的弈战。本书的结尾部分涉及人机大战之后的事件,其中包括加里明显地回避再次比赛,尽管在他被“深蓝”击败之后的两年里,不断地赌咒发誓说要再决高下。2000年11月,加里的世界冠军地位被弗拉基米尔•克拉姆尼克(Vladimir Kramnik)取代。这是不是意味着“深蓝”可以与克拉姆尼克一决高下?在撰写本书的时候,这一点尚不清楚。
      说到“深蓝”,人们经常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它是有智能的吗?” 在1997年的比赛期间和赛后,加里一直在抱怨有作弊行为,这一点足以证实,“深蓝”已经通过了国际象棋版本的图灵(Turing)测试(在受试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测试,看能否区分出与之互动的是一个人还是一台计算机)。但“深蓝”是没有智能的。它只是一个制作精良的工具,在一个限定的领域内能够表现出智能行为。加里是国际象棋大赛中的输家,但他是真正有智能的棋手。“深蓝”永远不可能像加里那样对他人进行无中生有的指责。
      最后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深蓝”是一个团队努力的结果。用第一人称叙述一项团队工作,存在一种风险,那就是团队中其他人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有可能得不到充分的反映。为了减轻这一问题,我最初的几稿都征求了团队中其他成员的意见。如果我仍然未能适当反映某人的贡献,那全是我的错。

作者简介

许峰雄是“深蓝”项目的创始人。1985年,他还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研究生时就开始了这项研究。1989年至1997年,他在IBM公司的T•J•沃森研究中心从事弈棋机“深蓝”的系统设计和芯片设计。他于1999年离开IBM公司,成为康柏计算机公司西部研究实验室的一名研究人员;2003年4月加盟微软亚洲研究院,任高级研究员。

精彩片段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