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在“苦”中无处躲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卞毓麟
发布媒体: 
中国教育报

        洋洋800余万言的《技术史》中文版终于面世了。三年多来,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编辑出版和组织管理人员,为出版此书堪称费尽心力。 

        目前,不少属于文化“基本建设”类的大型出版物,大多是要赔钱的,这部《技术史》估计亦属此列。出版作为一种产业,就经济效益而言,自然要追求“利润最大化”。不过,这里我想谈的是社会效益。创造社会效益的出发点,在于社会责任感。它所追求的,也许可以称为“责任最大化”。 

        我社有一个信条,叫做“愿做科教兴国马前卒”。对于科教兴国确有重大意义的著作,只要我们的经济状况能够承受,那么即使赔上100万,甚至200万,该出的好书还是要出。《技术史》的中文版,就是在这一思想引导下列选和出版的。这既是对社会责任感的追求,也是对历史责任感的追求。 

        对于出版社而言,需要下决心投入的,远远不只是资金。更重要的是必须恰当地估量,自身的编辑力量是否堪此重任?在《技术史》的出版编辑组中,数我年龄最大,几十年的科研、写作、编辑经历,使我早就意识到了出版此书的难度。我的具体任务之一,是做好第VI卷的责任编辑。整个工作过程,可谓如履薄冰,在此略述一二,应当有益于后来者。 

        《技术史》第VI卷所述时段是约1900年至约1950年,共含28章,其中前7章叙述进入20世纪后技术与社会的方方面面,章名依次为:“世界历史背景”、“创新的源泉”、“技术发展的经济学”、“管理”、“工会”、“政府的作用”以及“工业化社会的教育”。后21章分述矿物燃料、自然动力资源、原子能、核武器的发展、电、农业、捕鱼和捕鲸、采煤、石油和天然气生产、金属的开采和利用、钢和铁、化学工业、玻璃制造业、油漆、造纸、陶瓷、纺织业、服装业等。每章篇幅各异,平均说来仅3万多字;以如此篇幅阐明一个“行当”的技术要点和创新历程,行文必定精炼。这对读者自是福音,对译者和编辑的功力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译校者们固然落笔严谨,但在这浩如烟海的技术史中穿行,孰又能免于疏误?每一个误译都宛如一个“地雷”,编辑的责任之一,正是把它们一个个挖出来。 

        编辑加工《技术史》,是一个磨炼的过程,一个求教的过程,一个学习的过程,一个丝毫不苟的过程,一个考验责任心的过程,一个检验你的职业道德的过程。怎样“挖地雷”?决不能不懂装懂,决不能偷懒,必须通过一切途径向各种参考资料请教,向各种工具书请教,向可能熟悉这件事的专家请教;至于哪里有切题的工具书,哪里有切题的参考资料,哪里有切题的专家等等,这些问题同样需要想尽办法向人求教。对于同一件事,不同的工具书说法不一,不同的专家见仁见智,可谓屡见不鲜。如何解决?这又是对编辑的考验。为了把好质量关,出版社不仅在书稿发排前,一而再,再而三地送审,而且在正式付印前进行清样审读时,还特地增加一遍“专家审读”,基本上做到每一章特邀一位专业最对路的专家,最后把住“术语”、“行话”关。 

        更令人心焦的是,还有一个时间问题。像《技术史》这样优秀的著作,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将中译本尽早地奉献到国人面前,更何况按照与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签约确定的中文版出书期限,以及按照国家“十五”重点图书的出版计划,它都必须在2004年年底问世。在既定的时间内完成全部出书任务,就意味着必须随时保持头脑清醒,明辨主次,有所取舍,而不能在枝节问题上旷日持久地争执不休。 

        《技术史》出版后,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曾国屏教授曾发问:“你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保证这部书的出版质量?”应该说,这个问题提得很内行。我的回答是:“就我负责的第VI卷而言,我不能保证一点不错;但是,我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以我现有的水平尽力而为,我相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然,如果再给我们五年时间,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能把它做得更好。” 

        不难想见,编辑出版《技术史》,又是一个分秒必争、不断加班的过程。八十高龄的李元先生浏览《技术史》后,立即对我说:“原先我总不明白,你这两年书也不写了,究竟在忙什么,现在看见《技术史》,就一目了然啦。” 

        在作为《技术史》出版编辑组成员的一年半时间里,一首《蝶恋花》曾无数次地浮于我脑际,涌上我的心头: 

        乐在其中无处躲。订史删诗,元是圣人做。神见添毫添足叵,点睛龙起点腮破。 

        信手丹黄宁复可?难得心安,怎解眉间锁。句酌字斟还未妥,案头积稿又成垛。 

        词作者是我国出版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叶至善先生,寥寥60字,将做编辑的甘苦、道德、学养刻画得惟妙惟肖。回想起来,做《技术史》的编辑,倒也真是“乐在其中无处躲”。不过,这种“乐”其实也蛮“苦”的。(作者为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编审) 

                                        摘自《中国教育报》
                                         2005年3月24日第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