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粒子”能否赢得今年诺奖

相关图书: 

希格斯——“上帝粒子”的发明与发现

ISBN: 
978-7-5428-5719-4/N·876
出版日期: 
2013-08
开本: 
16开
页码: 
240
定价(元): 
38.00
作者: 
吉姆·巴戈特
译者: 
邢志忠
  

 

书评作者: 
董纯蕾
发布媒体: 
新民晚报

 

        去年夏天,酷似希格斯玻色子的新粒子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被发现。今年,“酷似”一词被从新闻稿中拿走,欧核中心宣布探测到的新粒子正是希格斯玻色子。这一被称为“上帝粒子的发明与发现,能否勇夺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粒子物理学家、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邢志忠,昨天在沪为希格斯玻色子而做的科普讲座,人气颇高。邢志忠预测说,最可能的获奖人是:预言该例子存在的希格斯和发现其机制的昂格勒,其次是大型强子对撞机LHC的总设计师伊凡斯。

 

        妙喻“希格斯场”

 

        刚结束2013中微子国际暑期班的邢志忠,昨天是为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新书《希格斯——“上帝粒子”的发明与发现》而来,他是该书的译者。让霍金12年后输了100美元赌约、让希格斯本人足足等了48年的希格斯玻色子,到底有何魅力?新书的作者吉姆巴戈特在序言中指出,希格斯玻色子在物理学的标准模型中很重要,因为它意味着希格斯场的存在,而希格斯场是一种原本不可见的、遍及整个宇宙的能量场,假如没有它,那么组成你、我和整个可观测宇宙的基本粒子就不会有质量。

 

        邢志忠说,英国人戴维猠勒曾创作过一幅政治漫画,风趣地解释了希格斯机制——假设基本粒子是撒切尔夫人,英国保守党党员是希格斯场,党员原本均匀分布在房间内等待首相,撒切尔夫人一入场就有人围上来交谈,她继续朝前走,前一拨谈话者散去后一拨谈话者又上前,她因此不断放慢脚步——“基本粒子”便这样与“希格斯场”发生作用而获得了质量,获得了惯性,保守党党员们便这样阻止了撒切尔夫人的快步入场。

 

        物理学家谈“爱情”

 

        希格斯玻色子、中微子、胶子……标准模型中的基本粒子,近年来不时见诸新闻媒体,但因过于艰深而难以被大众理解。邢志忠在昨天的讲座中时有连珠妙语,让基本粒子和公众的距离拉近不少。“每一个守恒律都与对称性有着内在联系。动量守恒与空间平移不变性,能量守恒与时间平移不变性,电荷守恒与定域规范不变性。那么,爱情呢?爱情的守恒背后有对称性可寻吗?”邢志忠接着用基本粒子解答了自己的设问。“众所周知,正负电荷距离越近,相互作用越强。但是,夸克与胶子,距离越远,相互作用越强;当两者距离趋近于零时,彼此间的吸引力几乎荡然无存。”他将理论物理中这一可贵的“渐进自由”现象推及生活中的友情、爱情与亲情。“很多时候,以‘爱’的名义,以‘我对你好’的名义,来要求对方并不有效。距离越近,越要给对方足够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