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公鸡”:精神医学令人忧虑的新趋向

书评作者: 
王一方

        在我看来“生物决定论”的胜利对于精神医学的明天将是另一个“深坑”。因此,我们应该为弗洛伊德的学说辩护。尽管他的学说有缺陷,但他是用精神的路径来探究精神疾病。哲学化(精神化),去医学化(本质是去生物学化)恰恰是他的高明之处。 阅读全文

同步内容